实拍东部战区歼11BS战斗机飞行训练
来源:实拍东部战区歼11BS战斗机飞行训练发稿时间:2020-03-31 16:39:05


晚上12点半左右,我们终于等来了可以前往隔离点的通知。

工作人员给我换了蓝色的机场挂牌后,带领我和身边三四位有症状的旅客一起来到写有“强化限制区”(Enhanced restricted area)字样的区域。洗手消毒后,我们各自戴上了一次性橡胶手套做防护。

到达2号航站楼的时候,离飞机起飞还有两小时,大韩航空柜台没有人排队,值机、过海关、安检,全程畅通无阻。进入候机大厅后,我才发现乘坐这架航班的人并不少,目测大约90%以上是说着韩语的亚洲面孔,各自戴着口罩等候登机。仿佛受到集体无意识的催眠,我也拿出了此前购买的口罩戴上。

当时的巴黎,从3欧元飙升到9欧元一个的口罩也已经断货,大部分公共场合基本没人戴口罩。

航班起飞时间是在当地时间3月22日傍晚, 当天下午,我提前出发,从巴黎北站坐RER线去戴高乐机场。站内工作有条不紊,在我等待的10分钟时间里,有持枪宪兵在北站巡逻。疫情之下的巴黎看似“空城”,但公共服务还在运转,为这个城市的平稳运行提供保障。

连花清瘟是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之下所使用的中药产品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3日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“强化限制区”内的欧洲入境者。

王某某称:“我平时都有注意佩戴口罩,只是张某某开车载我去郏县汽车站的时候,只有两个人在车里,我没有戴口罩。”她还说,在郏县到漯河往返的路上,乘坐的客车和公交车上乘客稀少,没有与人邻座。

接到同学电话后立马前往医院

△ 当地时间3月22日,法国巴黎,空姐戴着口罩给旅客送餐。